御定奇门宝鉴【南京图书馆版】【九】


本篇奇门宝鉴卷之六目录:
【玄机赋下】
兵分主客、势之相敌,先虑安危,再搜其策,将观将状,门观应克,宫分两家,穷究分别。
此以下占行兵之吉凶也。凡行兵要先分鼻彼我之为主客,势之强弱,格之吉凶,门之生克,以定安危。再当搜求其余策,八将观其将之善恶,八门观其门之生克,一宫之内,分天地两盘,即为主客两家,天盘为客、地盘为主,查其生克衰旺,以知胜负。
直符旺相莫相迎,但得休囚只半倾,若遇飞宫应我用,他先我后且消停。
直符是六甲,六甲系贵神,行兵切不可向之而迎战,若得旺相之气,尤不可迎之。坐直符击对宫大胜。如直符得休囚之气,坐者半胜,迎者半败。若直符加六庚之上,得飞宫格,我当为主,不可为客,候他先出,我且消停,窥其兵势,审其强弱,而后应之、必胜。
螣蛇言利半乘虚,余气搜寻为破期,究得十分真败处,决之用度见高低。
螣蛇为虚耗之神,九星六仪、三奇八门,俱得大利,而上有螣蛇临之,止得半虚半实,搜寻门气之旺相休囚,以定其破败之期。查究到十分真败之候,即当速发军兵以征讨之,一战即见高低,而存亡之势决矣。
太阴用度周全,且莫忽略轻看,若得盘中无恐,我军固守为安。
太阴之将,阴柔之体,暗计图谋,事事周全,若轻易出兵浪战,则反致败衂。就是天盘中大利,毫无克害,我军亦当安静固守。
六合之军畏死,我军雄勇可使,若有降顺当留,令之远调别处。
六合之将,和合之神也。其神所临之地,兵将胆怯,未发兵先思和,此时我兵可以乘势决战,雄勇莫当。若有贼兵来降,是真心归附,竟当受之,但宜远调他方,不可留在本营,恐其穿合线索,勾引我兵、归还旧巢也。
白虎之军性猛,久迟必退成空,若欲尽力攻取,此将有始无终。若不及时招抚,将来日后兴戎。
白虎为凶悍之神,其性暴戾,猛烈难当,乘势进战,可以获胜,若迟久则成退缩,有始无终。不如及时招抚,必来归降,若不招降,将来必成大祸。
玄武之军多变,机关莫测通神,惟以求荣为美,其心畏死贪生。
玄武为盗贼小人,其心多诡诈,其性多反复,故其军多变乱反复,机械变诈,不可测识。然中心退缩,畏死贪生,不顾忠义,不惜廉耻,秦强归秦,楚强投楚。惟以强弱为从违,欣羡荣华,招之即至。
九地多阴谋,来兵有异伏,逢之莫急进,用之必败覆。
九地为阴晦之神,将来多阴谋密计,来军多设伏乘虚,遇此时当相机而动,不可进战,进必全军败亡,只可严营固守,待利而动。
九天之气多刚暴,转变更迁难测料,遇此兵锋宜避之,可将气神来相校。
九天为刚暴之神,其性善动,更番转变,难以测料,遇此敌锋,当坚守以避之,宜细查门上之阴神,及门气之旺衰。而考校其吉中犹有凶,凶中尚有吉,以定其灾祥也。
直符休门天晴朗,坤维伏兵宜防早,主将虚惊利坐中,客逃西南车马倒,捕捉干宫丑日擒,出军道路知安好。
直符会休门主天时晴朗,三四月有风,六月有雷,十月有雪。出兵道路平坦,至晚有人窥伺,西南方有伏兵宜防备,有一蜀中大汉同妇人来降。主将有虚惊,宜安坐中营,过子日子时方吉,客将车破马死、逃奔坤方不可擒捉。捕捉贼伏西北方老妇人家,至丑日方可擒捉。
直符生门雷兼雨,未时方晴北风举,兵利南方不利干,主将功成午未许,客军丑命来防破,捕在妇人草屋里。
直符会生门,天时主大雷雨,未时方止,风自北方来,三日住止。行兵利南方,不宜西北方,山冈下有人别路,有楚中兄弟二人来降,贪酒色,不宜收。主将有大功,当于午未时出兵大利,不可迟。客将亦有利,丑命人来防破之,旌旗数易。捕盗捉贼,有妇人引至草屋下擒之。
直符伤门日象阴,无边风雨不曾停,兵行逆地攻当速,路远山高不利征,主将急宜防刺客,客逃中矢捕休论。
直符会伤门,主太阳有亏,有不测风雨至。行兵遇逆地,当速攻打,三山五岭、地势险仄,只宜屯营,不宜前进,有败兵来降,宜收之。主将当急移营寨,防有内变,三马并行吉,否则防刺客。客将中流矢而逃奔,速追可擒。捕捉盗贼,已去不可得,追之三五日可见面。
直符杜门天大晴,兵遇重关碍不行,上下不谐降可受,将军劳瘁不宜征,客军厌战将和解,捕捉逃亡难获寻。
直符会杜门,天时大晴,无霜无雨。出兵行过石门重关,往来皆不利,子丑二时有得,有一人贪酒,有二人贪色,上下不和,来降可受。主将劳疲,不可出征。客将亦不愿战,宜用说客和解,捕捉难获。
符景云收并雨散,丑日雨霖军地患,进前必败有舆尸,主沐君恩受封拜,客将受伤主则强,捕捉之时在离位。
直符会景门,天上云收雨散,至丑日有雨。行兵难以前进,进则必败,长子率师,弟子舆尸,君子用事,又使小人参之,安得不败。主将得功,大君有命,开国成家,小人勿用。客将马虎争衡,客伤主胜,捕捉、三人执绳可缚、在正南方。
符死阴雨坤风晴,若在秋时雷震声,行军车陷城难拔,主将宜畋不利征,三日客擒五日败,小人可捉君子贞。
直符会死门,主天时连日雨,必待西南风始晴,二八月有雷声从地起。行兵有陷车之险,城郭完固不可破,有正人自吴中来,用之大利人国。主将只宜田猎,出征防小灾。客将三日就擒,五日亡,兵散主降,捕捉、小人可获,君子不可捉。
惊符多雨遇辰晴,地险兵亡祸立侵,若合奇门方有吉,将旗折喜遇天英,客军我往人当败,捕捉惟宜术士临。
直符会惊门,主天多雨,至辰巳日方晴,出军地险、有陷车之厄,过山涉水,凶祸莫救,遇奇得门、庶获安全,有间谍者,即问可知敌情。主将有折旗之事,无咎,得合天英星方吉。客将此往彼必亡,得奇不亡,捕捉可获,乃术士也。
符开得丙晴可必,无丙当霖四十日,敌国空言不见人,行兵宜水不宜陆,有奇则胜无奇退,客败逃亡难捕捉。
直符会开门,主天时遇丙奇晴,无丙奇主四十日雨。行兵宜舟不宜陆,敌国相约未见来人,只见信至,其人性刚直难调和。主将有奇百战百胜,无奇不可出兵。客将不利,士卒宜用背直符击对冲之法。捕捉见影不见形,迟则可得。
蛇合休多雨阴,丙日晴明雷电生,老将行兵干有伏,逢奇可进得秦人,主军训练方能胜,客将逢灾捕不擒。
螣蛇会休门,主天多阴雨,至丙日、辰日方大晴,丙日有雷电。行兵须老将用兵,埋伏在西北方,有奇可进,得一近视眼,陜西人,有才能可用。主将利练士卒,出则取胜。客将渡水有难,若天英在宫下可击。捕捉只宜谨防,不宜捉获。
蛇合生风雨行,风停雨细巳日止,主客宜合勿讨寻,遇奇得将贤人至,主将宜攻守不成,客从干破捕阴人。
螣蛇会生门,天时主风动雨生,风止雨细,巳日晴明。行兵进则伤,主将宜讲和,穷寇莫追,可得一大将,遇奇更得多贤,主人利战不利守,客将于三日后,可从西北方破之,捕捉在织机房,妇人隐匿。
蛇合伤风雨狂,若逢大雾阳光见,兵宜结寨在平洋,遇奇山谷逢君子,主将刑伤奇不妨,客胜难击捕林藏。
螣蛇会伤门,主天有雨,若大雾无雨。行兵宜结寨在平洋,如遇奇可进山谷,有君子进、小人退。主将防兵刃之伤,有奇可救。客将大胜、不可击。捕捉在竹木林中,宜缓捕之。
蛇合杜密云布,若遇辅星三日雨,行兵设伏在山路,男女来投切莫用,主将英星称大武,客兵奔败逃难捕。
螣蛇会杜门,主天时密云不雨,若遇天辅星有三日雨。行兵有山有河,可以设伏。有夫妇二人来投,不宜重用。主将得英星大利,不然仅可守旧。客将亦不利,宜退不宜进,进则失辎重。捕捉贼已去,不可追。
蛇合景天晴光,三日兑上有火起,兵进山前锋莫当,主将有灾得邑免,客军行动将身凶,捕捉坎地剿无妨。
螣蛇会景门,主天大晴,三日有火起于西方。行兵前有两大山,后有一小山,此处可进兵,有一矮人从西方来,可用。主将有无妄之灾,得三邑可免。客将行有眚无攸利。捕捉在北方、进可剿。
蛇合死晴光丽,奇云掩斗二日雨,进兵遇火逢文士,主将举动咸得宜,客军覆败应子午,捕喜无奇擒即至。
螣蛇会死门,无奇大晴,有奇云掩斗口,二日得雨。行兵进则防火来攻,有天篷星至、得一文士,得一术士,否则无贤人。主将上下相合,举动皆利,进退不难。客将有覆军杀将之灾,应在子午日。捕捉遇丙奇可逃,无奇可擒。
蛇合惊气蒙茸,丑日艮风云雾散,行兵山格水难通,主副得冲兵可进,客贪财帛败无踪,捕在江湖水里逢。
螣蛇会惊门,主天有云雾相连,欲雨不雨,丑日遇东北风方晴。行兵左山右水阻格,不可进兵,平洋可进,有兵卒荷兵器来,可用之。主将有水灾,惟利用副将可进,遇天冲星可大进。客将多贪财帛,若贿之、可破。捕捉其人隐在江湖中为水客,通医兽可擒。
蛇合开风雨从,神坛社庙防有伏,不利行兵遇老翁,主将出征获匪丑,客来焚死败无踪,捕防格斗有刑冲。
螣蛇会开门,主天久雨无晴。行兵神坛社庙内有伏兵,不宜进。有一老年人至,谈神仙事,可用之。主将出征有嘉,折首获匪其丑。客将来则焚,去则死,应三九日见。捕捉不利,防格斗且有伤。
太阴直休门,天时常遇阴,蓬星有雨半月应,兵无桥渡不能行,有文士善阴谋,主将病侵休浪战,客军已渡宜坚守,捕捉西东难到手。
太阴会休门,天时常阴,遇蓬星有雨,二八日应。行兵前有河水,无桥可渡,不宜进兵。有文士通家来见,善阴谋。主将有疾不能督兵,客将鸡鸣渡关,城宜守不宜战。捕捉或东或西,难捉摸。
太阴直生门,丙丁晴乙雨,兵至鹊巢贼有伏,速宜退步勿前举,医巽来知贼怀,主将天冲能破敌,客军败北泣如雨,捕捉本家丑日遇。
太阴会生门,主天时有丙丁奇天晴、多东南风,乙奇至有雨,无奇骤雨至。出兵前有鹊巢,乃伏兵之所,宜退不宜进,有医士从东南方来,知敌人消息。主将得天冲星,破敌国如摧朽。客将专听小人之计,用兵必败。捕捉隐伏在本人家,丑日可擒。
太阴直伤门,艮风晴辅雨,异人指示贼巢窝,整兵进战贼无旅,大将怯士卒勇,主似焚巢无栖止,客军前喜后还输,捕捉无功空此举。
太阴会伤门,主天晴明,有东北风,自巳时起至申时止,次日方晴。若遇辅星,主有雨。进兵有异人指示巢穴,大将有退志,士卒退而不退,终得胜。主将懦弱,如鸟焚巢,无穴可栖。客将先胜后败,先喜后悲。捕捉是远方人,无家、难定其所,不可捉。
太阴直杜门,丙丁都邑焚,行兵阻水前难渡,固守前津功必成,安心腹帛与金,主防刺客来床下,客将无能当速侵。捕捉官家可就擒。
太阴会杜门,天时有丙丁二奇至,南风发,主火焚都邑,出兵有大江在前,不可渡,宜守之以待敌至、可破。营中有心腹、贤人有退志,宜用金帛以安之。主将防有刺客,隐在床中,宜寻之,难星过无害。客将无能无断,可攻可取,捕捉在市井,近官院人家可擒。
太阴值景门,风雷多雨少,火药伏埋防火患,平洋地面宜搜讨。三人来计可巧,主将利干巽莫讨,客军水厄收宜早,捕捉无形西北道。
太阴会景门,天时多风雷少雨,从巳午时起,出兵平洋中,有火药埋伏,宜防之。有三人同来,皆兵卒也,欲为奸细、谨备之。主将利征西北方、不利东南方。客将有水厄,宜守旧,不可动,捕捉难获,有三人送在西北、或西方巡夜人家。
太阴值死门,有雨来朝,坤方有伏宜坚守,奇到方能破敌兵。才高客、善游说,主将利西南,客军迟可击,捕捉擒之须迅急。
太阴会死门,天时主本日雨,来日晴,有西风方晴。出兵城西南有伏兵,可守不可攻,必候奇到方可破,有高才人,可合诸侯,可连说客,不可使敌人。主将利西南方,不利东北方,客将有三日大利,两日不利,可于坎宫徐击之胜。捕捉本人在东方,进饭后即行,宜速图之可获。
太阴直惊门,甘霖养万物,震险利我不利渠,进兵征伐破可必,有贼降不诚实,主将三日可全胜,客得降人贼败北,匿离大将擒难获。
太阴会惊门,主天霖雨时降、万物滋生。行兵东方多险,我利彼不利,可破,有人来降,有名无实,不可信他。主将命在冲星有小灾,或三日出师,可以全胜。客将得降人智力,贼可破,有奇至、不日即破。捕捉是大将、避在离宫,可和不可捉,和则有大功,捉则有大祸。
太阴直开门,丑日见阳光,兵行路坦利前进,退则遭殃军败亡,母子来用不藏,主兵大利东风起,客谍花言智莫当,捕捉阴人男已扬。
太阴会开门,天时雨已极,即当晴,至丑日晴明。行兵前路空亡,可进不可退,退则我军败亡,有人母子同来,子弱母强不中用。主将有奇至,起东风、用火攻,无东风、只可固守。客将用间谍来善言。捕捉女人可获,男人奔逃不可获。
六合休兮奇至晴,无奇申刻北风临,行兵水阻贤人至,主将谋为皆不成,客军得功浑难伐,捕问阴人卯未轮。
六合会休门,天晴有乙奇至晴,无奇申时起北风。行兵水道不通,有小人接引,有贤人从震方来,五日后至。主将有谋不成,有为不遂,宜坚守吉。客将得大人力有救,不可伐。捕捉有女人知音信在水边,卯日、未日可擒。

六合生兮雷无雨,得蓬星兮雷雨注,行兵宜在西南利,主将守攻咸称意,客军可破阴谋计,捕在僧房捉可遇。
六合会生门,天时得蓬星至,午时有大雷雨,无蓬星有雷无雨。行兵进入险难、恶事消散,利西南。主将进可战、退可守,大吉。客将士卒不练,多阴谋诡计,宜以计破之。捕捉念佛人家可获。

六合伤兮风雨厉,有兵变兮西南起,行兵奇至干方利,主防火发卯与戌,客贪酒色兵离异,捕在西方土木氏。
六合会伤门,天时遇心星,风雨兼至,主西南方有兵变,应在吴越。行兵逢高峻之山,有奇至兵从西北方可进,有一术士献计,可信之。主将防火灾,应在卯戌日。客将贪酒色,失士卒心,宜协心齐力,作急进兵。捕捉属土姓人在西方,木姓人家可捉。

六合杜兮久雨频,地阴窄兮敌备轻,出兵九天伏九地,主将家难三九临,客必损将并折兵,捕匿酒房速去寻。
六合会杜门,天时阴阳失和,四时失序,时风时雨,四十日方晴。行兵虽有险途无埋伏,可进兵,兵出九天方,人伏九地方,士卒和利。主将家有隐忧,三九日有信至,客将折兵不利。捕捉在酒铺中宿,实时捕之可获。

六合景兮不时雷,坤兵变兮酉辰推,出兵我利贼就缚,主将遭霖车马亏,客得人心兵不败,捕捉娼家西半隅。
六合会景门,主天有不时之雷,西北有兵变,辰酉日起。行兵我则利、彼则不利,其来可破,三人同心,贼人就擒。主将有车马之厄,出阵遇风雨。客将天时不顺,人心尚固结不可破,捕捉在娼家饮酒,西方可捉。

六合死兮无奇晴,路逢陷兮龙虎争,妇作间谍言难信,主军进退事皆亨,客有飞符兵亦精,敌诱我军捕难寻。
六合会死门,天时有雷电,无奇大晴。行兵一蛇当道,二虎争衡,途中有伤,有妇人来行间在帐下,不可信从。主将天时顺利,人事亨通,无往不利。客将有主意,有飞符至,多顺少逆。捕捉是一军为敌所诱,在西北方不可获。

六合惊兮天大旱,城中空兮伏兵悍,偏将奇谋可即从,主防婢害午未看,客军将进须防探,捕有虚言终不见。
六合会惊门,天时大晴无雨,有丁奇至大旱。行兵三里之城有伏,城中皆虚设,有偏将献劫寨之策,可从。主将有一小婢谋害,午未日时防之。客将有渡关河之志,宜防备。捕捉虽有人说信,皆虚诈。军兵为敌所诱,不可捉获。

六合开兮雷电惊,兵宜守险计谋倾,客自吴来谋可用,主防副将夺权争,客利固守犯天嗔,捕捉贼勇反遭擒。
六合会开门,天时寒露节,多有雷声,若在春时雷发有龙起。行兵百人守险,万夫难敌,宜用计以破之。有客从吴中来,多出奇计,宜重用之。主将有副将争权谋害,不宜进兵。客将天地不交,四时不顺,可守不可攻。捕捉其人甚勇,捕之反受伤。

白虎加休天即晴,行兵前路有虚惊,切莫纵兵防中计,百人奋勇敢先登,主将谋为皆不遂,客军利战莫安营,捕捉娼家不可擒。
白虎会休门,天时主有雨,一日即晴。行兵则有虚惊,若纵兵掳掠,则中敌计,宜慎之。营中有百人奋勇敢前效死,宜从。主将谋不成,求不遂。客将利战不利守。捕捉有一草头姓人在娼妓家饮酒,不利不可捉。

白虎加生天即霁,午后巽风三日止,行兵险阻破东方,处士谈玄心莫喜,主将贵谋休浪战,客军防烧辎粮地,捕捉火攻大得利。
白虎会生门,天时主晴,午后有东南风起,三日方止。行兵有险阻峻山,可从东方破之,有处士着青衣至,谈修玄门事,不可用。主将谋之在我,成之在天,不可强进。客将东南方有火星起,防烧粮食之灾。捕捉有一将守道,可用火攻之。

虎伤若得丁奇会,坎主风雷奇不晦,出兵颠险势堪赢,敌将真降情不诡,主宜严厉不宜宽,客将骄盈事机退,捕捉急迫翻有悔。
白虎会伤门,天时有丁奇会坎宫,主有风雨雷电,无奇天晴。行兵前有虎山龙岭,皆兵马出入之所,可破。有敌将来降,是真情宜收之。主将宜威严用杀戮,不宜放释罪人,放则祸生肘腋。客将好胜,谋事多不成。捕捉待其人再回可获,急则反去不获。

白虎加杜雾大恶,霉收风起阳光作,行兵守险勿轻狂,敌有文书称主客,主将屯兵防阵亡,客军鼠斗牛反却,捕捉艮山小桥获。
白虎会杜门,天时有大雾,多霉风起则晴。行兵有人固守隘口,不可轻进,有使客持文书至,得佳音。主帅出师阵亡,宜守不宜进,客将鼠牛相斗,牛伤鼠无恙,午未日有信。捕捉东北方山下有小桥处,逃避可捉。

白虎加景天心合,时雨时晴三日歇,行兵弩伏宜往北,营中心膂生反复,主将色迷用怒激,客利亥子逢丑杀,捕自来降何用缚。
白虎会景门,天心星至,时雨时晴,三日后方大晴。行兵中途有弩手埋伏,宜往北方进之,本营中有腹心人反复,不可同事,宜防之。主将被女色迷恋,不肯出征,以怒激之方行。客将亥子日出兵利,丑日亡,捕捉三日后其人自来降,不必去捉。

白虎加死黄云干,五日雨至灾星缠,行兵桥断渡河击,中途谋叛岂真然,主患偷营至,客防袭寨难,捕人只在火房边。
白虎会死门,天时西北方有黄云起,主五日后有雨,有小灾。行兵有水无桥,被敌所拆,渡河击之胜,行至中途有人谋叛,不可信也。主将于丑未日有劫营之殃,宜防之。客将地利人和,可战可守,不宜袭人营寨。捕捉在火房潜藏,宜急捉可获。

白虎加惊有异云,三日狂风发屋惊,兵行有险不可进,君差良将丑未临,主不劳兵得土地,客军好战势将倾,捕惟获信总难寻。
白虎会惊门,天时午后有异云铺顶,三日后有狂风坏人房屋。行兵前有凶险,不可轻进。朝中差委善将至,在丑未日时应。主将可不劳兵刃破人城池,得人土地。客将甘战不甘守,追逐之自败。捕捉有三五人同谋、在东南方火烧山下,难捉,三日见信。

白虎加开奇至晴,若无奇合雨相因,行兵宜步休乘马,刺客还防在我营,主军出入兵皆利,客有帮伏战即赢,捕在营中可就擒。
白虎会开门,天时有奇至晴,无奇至雨。行兵车马难进,步兵可进,有刺客在我军营中,宜查察防备。主将出入无往不利,客将有朋友带兵助战,主将宜防之。捕捉本营中隐藏,营中获之。

玄武兮休门,白云兮天晴,黄云兮雨生,行兵鹿走前途伏,远客人来谋可听,主将有奇方可进,客军坚守战休轻,捕往他方不可擒。
玄武会休门,天时白云盖顶晴,黄云大雨,三日后方晴。行兵前有鹿走,下有伏兵,仅百余人可进,有朋友来访是远方人,见之无妨。主将谋事不成,宜守不宜进,有奇可进,进无大胜。客将君子道长,小人道消,人心坚固、不可破。捕捉已往他方,不可捉。

玄武兮生门,微雨兮不久,午戌兮应有,巽僧引前险可进,游子告信贼情丑,主将平安称无咎,客军不睦起兵寇,捕捉东方竹林口。
玄武会生门,天时微雨不久,应在午戌日。行兵东南方有一僧人接引入贼营,地虽险、兵可进,有游食人送贼情来,亦可信。主将无咎,乃利。客将多不知、有越兵为害。捕捉在东方竹林人家可获。

玄武兮伤门,霖雨兮济旱,戌日兮方断,行兵伏遇草头人,商贾人来报逆叛,主将须防忽中风,客军利涉休登岸,贼人久向潢池散。
玄武会伤门,天时有霖雨、可以济大旱,到戌日方晴。行兵有草头姓人埋伏在山中,举火为号,不可轻进,有商人知贼消息而来,宜敬重之。主将有中风之疾,于子午日防之。客将利涉大川,不利山谷。捕捉贼人久去,不可捉。

玄武兮杜门,风雷兮电扫,甲寅兮晴好,行兵临渡须防贼,预探方能免折耗,主军谋胜战功成,客将营中防火燎,贼已远去人难找。
玄武会杜门,天时主风雷,至甲寅日方止,有太阳光见。行兵渡河,贼于河中设计候渡,宜慎防之,勿中其计,主将善谋略,出兵大胜,成伟功。客军当有火灾,焚烧军营。捕捉其人早已远去,不可寻捉。

玄武兮景门,半月兮阳光,过望兮雨狂,行兵路坦无埋伏,抵掌谈人用不妨,主军有疾终无咎,客将收兵宜善藏,捕捉东方五日亡。
玄武会景门,天时有半月晴,遇望日而雨。行兵无险可进兵,更无埋伏奸伪等情,有人至善言谈谈,必可用,用不误事。主将有疾病无大咎,客将利涉大川,不利出师。捕捉贼在东方,五日可捉。

玄武兮死门,蓬会兮雨霖,三日兮不晴,行兵坤地通微径,献策双双一是真,主军利动防车倒,客遇奸谋事不成,贼人捕匿在僧庭。
玄武会死门,天时有蓬星临门,当大雨三日不晴。行兵前有大溪,进退俱不可,西南方有小路可进,有二人同来,一人献策,一人图利。主将出师利于举动,但有车折之咎,客将有小军用女乐献媚,其计不成,无咎。捕捉在燃火之处躲藏,多是僧道。

玄武兮惊门,乍雨兮乍晴,晴后兮复倾,行兵有险休轻进,僧道偏能荐贵人,主将利水乘舟楫,客将将亡木姓擒,贼已离巢不必寻。
玄武会惊门,天时有丁奇到,自辰时至午时晴,自午时至未时雨,雨后复转晴。行兵前有险阻,不可进,进则有伤。有僧道引攀龙之客来,主将吉利,登舟楫而行,客将不吉,当败于陆,见擒于木姓人。捕捉贼知我音信,已离巢穴不可捉。

玄武兮开门,庚午兮艮风,风起兮日红,行兵鸟道险难攻,刺客来营言可从,主将有灾无大咎,客宜坚壁固潜踪,贼人已在震之东。
玄武会开门,天时庚午日未时、有东北风起无雨。行兵有羊肠鸟道之险,可守不可攻,有剑客至,宜重用之。主将有灾咎、亦无大害,客将亦不宜出兵。捕捉不在原处,当在东方寻之。

九地会休门,问雨却偏晴,若遇蓬星风雨倾,行兵有地山名火,险极当从西北行,主将升迁在目下,客军多智莫相轻,捕捉难获何处寻。
九地会休门,天时,求雨反晴,如有蓬星得大风雨。行兵前有地名火山,甚险当从西北方进之,不日有天使至,主将目下有升擢,客将有机械,不可轻敌,捕捉难获。

九地会生门,霖霪久不停,大水瀑涨淹军营,兵宜进退休轻,朝颁恩诏显光荣,主人震怒量非宏,客得坤人助战赢,捕捉近在河津。
九地会生门,天时有大雨,久不得晴,有大水至,防淹沉军营,行兵去顺来险,不可轻退,当有天子勑书至,主将因金帛事有怒,客将有西南方、河州人来助战,捕捉人不远,匿在江河近地。

九地会伤门,忽雨忽兼晴,晴中有雨雨中晴,兵遇重关勿遽进,客来谈笑不宜凭,主战水灾丑未临,客难大作攻则擒,捕在坎小桥濒。
九地会伤门,天时晴明忽然起风雨,忽雨又忽晴,行兵路上有重关之险,上有数百人守之,不可进。宜下营,相时度势而行,有佳士来投,不宜收之,难以凭依,主将出战、失水大灾,丑未日不宜出兵。客将如鱼跃入水中,不可救助,宜攻之胜,捕捉、在北方小涧桥边、二人同事。

九地会杜门有云,北风起兮天光晴,行兵利陆不利水,骑马报贼消息真,主将三六九灾兴,客利西方巽上倾,捕人干地吏家寻。
九地会杜门,天时多云,有北风无雨。行兵陆路可进,水路不可进,有一人骑马至,报敌人消息,甚真。主将三六九日见凶灾,客将利西方,不利东南方。宜从巽方发兵击之可破。捕捉在公吏人家,藏匿西北方上。

九地会景门,无奇必久雨,奇至巳午晴可许,出兵舟里遇敌粮,文士两儿来见话,主将功成名大遂,客军乃是倭夷侣,捕捉尚在巢窝里。
九地会景门,天时主久雨,有奇至,逢巳午日见太阳久晴,无奇必雨。出兵从舟中去,获贼辎重货物大利,有一文士引两儿来见,主将求必得,所欲必遂,有大功。客将是外国人得胜。捕捉其人还在,急去可捉。

九地会死门,天时必大晴,日逢翼轸微雨经,行兵地险雄如虎,奇到贤人来助兵,主将力弱不从心,客军大利士卒精,捕匿在艮巳亥擒。
九地会死门,天时大晴,遇翼轸星值日,有雨亦不大。行兵猛虎当道,犬羊屏迹,有贤人来谒,有奇到则来助,主将心虽欲战,力不从心,得水姓人来助,客军车马,士卒皆利,宜先发制人,独不利于为主。捕捉在东北方潜藏,巳亥日可捉。

九地会惊门,巳午时多风,云上于天雨不逢,行兵险胜平洋否,官道来临福曜从,主将变化如飞龙,客将多疑事不通,贼已投人捕个空。
九地会惊门,天时主巳午时有风,密云不雨。行兵居险地胜,平地交锋不胜,有官人同道士来,是吉星相临。主将如龙蛇变化,目下飞腾,进退皆利。客将多疑,无决断,不敢进兵,有奇至得太阴相助,战必胜。捕捉,贼已向西北方投降,人去不可捉。

九地会开门,太阳正当空,有雨骤来意外逢,行兵守吉进则凶,三人交合百谋通,主将暂退进成功,客虽小灾亦利攻,捕贼盗即投笼。
九地会开门,天时主太阳当无雨,若有雨必骤。行兵进则君子有厄,退有吉,有三人交合,百事皆成。主将有大功,退兵三舍,宜速进。客将亦利有小灾。捕捉盗贼难逃,三日可得。

九天休门兮,雨散云收兮,午未之日大晴兮,出兵越境而守兮,虎马命奸人诈降兮,主将褒封敕书至兮,客军不利,北面受缚兮,捕得缺唇报信可捉兮。
九天会休门,天时云收,雨散必晴,至午未日时方大晴。出兵越境而守有忧,有虎马命人来,是奸人诈降。主将先宜出境,有褒封敕书至。客将不利,必北面受缚,有奇至可免。捕捉必得破唇人报信,捕之可捉。

九天生门兮,遇任连雨兮,严冬之日大雪兮,行兵险阻可击兮,草头姓人知兵兮,主将休征副坐营兮,客将辅车邻人助胜兮,捕在西方谋事难捉兮。
九天会生门,天时得天任星至,有连日雨,冬时则连日下雪,欲晴不晴。行兵有险阻处可击,平易处不可击,击之有灾,有草头姓人来见,知兵法可用,主将不宜出兵,兵宜副将坐营,客将有辅车之势,宜用邻人胜之。捕捉在西方最高之所住居,欲谋大事,不可轻捉。

九天伤门兮,天时大晴兮,旱干之灾三月兮,行兵峻岭夏破兮,外亲接见大利兮,主将乘云进遇荣兮,客军管鲍莫击其冲兮,捕捉在东知交藏匿兮。
九天会伤门,天时大晴,有三月旱灾。行兵有高山峻岭,六月可破,有外人接引至亲来见,大利。主将步步登云,进退荣显。客将有管鲍之交来,不可击其冲。捕捉在东方相识人家躲避。

九天杜门兮,此日乍晴兮,黄云次朝午后雨兮,兵渡大江风起巽兮,两人解粮妇来兮,主将迟疑战将吉兮,客军遂意亦受显荣兮,捕在干方术精远扬兮。
九天会杜门,天时一日晴,如未时有黄云盖顶,次日午后有雨。行兵则利登舟、渡大江,有东南风起,有二人解粮草来,又有一女人至。主将疑兵,有行有战、将出兵吉。客将凡事遂意,有荣显之兆。捕捉是贼在西北方水边住,通术数不可捉。

九天景门兮,雨后东风兮,三日之期雨止兮,行兵水阻利西兮,敌信蜀人来知兮,主将成功褒封至兮,客贫师出用法可制兮,捕捉水滨顷刻可擒兮。
九天会景门,天时有二三日雨,遇午日景门东风起、方有雨。行兵东北方有水阻,不可进兵,利进西方。有一朋友从川中来,知敌消息。主将可安坐收功,不日有褒封至。客将损下益上,利出师,宜用法制之。捕捉酒醉在河边人家,即刻可擒。

九天死门兮,阴晦风生兮,严冬无雨雪飘兮,行兵开山破敌兮,营中忌刻贤去兮,主将利水不宜步兮,客将乖违急攻可破兮,捕捉潜移再来可获兮。
九天会死门,天时五更有大风起无雨,阴晦无日,冬时有雪。行兵执柯伐柯开山破林,可败敌人,营中如虎见兔,不能容,贤人有去志。主将不利水战,不宜步骑,有奇至亦可用。客将上下各一心可破。捕捉其人已移居,必然难捉,再来可获。

九天惊门兮,寅巳日晴兮,午未雨、丑子雷兮,行兵危险缓进兮,武夫持戈助吉兮,主将褒封五日至兮,客善谋断贤人扶助兮,捕捉西兑据山难获兮。
九天会惊门,天时寅巳日晴,午未日雨,丑子日雷。行兵如履虎尾,如履薄冰,危险可畏,不可轻进,有武夫持戈相助吉。主将五日后有大褒封吉。客将多谋断,更有贤人辅助。捕捉在西方峻下札营,不可轻进,难捉获。

九天开门兮,午未大风兮,冬时久雪不晴兮,行兵水火利干兮,夫妇同至交通兮,主将火发慎防灾兮,客勇宜避亥子利进兮,捕捉动移他往难获兮。
九天会开门,天时无雨当晴,午未日有大风起,冬时亥子日有雪,久不得晴。行兵前有大火,后有大水,进兵利西北方,有夫妇同来、上下交通吉。主将军中火灾起,宜防之无害。客将步步得进,宜退避之,不宜交锋,至亥子日、可进兵得利。捕捉已往他方,难获。


八将会门是直使,门会八将取用天盘、不用地盘。假如阳二局乙庚日戊寅时,甲戌直符加二宫,伤门直使加七宫,上临螣蛇,是螣蛇会伤门。占天时主风动雨生,雨细风止,巳日晴明,行兵进则伤,主将宜讲和,穷寇莫追,遇奇可得大将,主将利战不利守,客将三日后、可从西方破之,捕捉在织机房妇人藏匿,他仿此。

门气休兮机巧藏,生门岂可即相当。
遇休门将兵,当隐伏埋藏,毋出轻战。遇生门可以出战,坐生击死,一敌万人,若坐死击生,必败。

伤乘金克不安和,杜发生机半是讹。
会得伤门,兵马损伤,若乘干、兑宫金宫,或天柱、天心、金心相会,是金能克木,必然败北。会得杜门,闭塞固守,不出营门,虽欲出兵,实系虚诞。

景气忽闻如霹雳,死中退步是谋生。
会得景门,兵威大振,锋不可当。会得死门,兵马瘟疫死亡,战必败没。惟有退兵固守,始得免祸,敌兵挑战,切勿应之。

惊门气促不为美,开气施威任纵横。
会得惊门,营中怪异虚惊,兵马不久退败,会得开门行兵无碍,四通八达,纵横自如,莫敢抵当,兵威大震。

苏ICP备12023826号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国际易经网 技术支持:迅邦科技
哈尔滨私家侦探石家庄私家侦探乌鲁木齐私家侦探银川私家侦探昆明私家侦探南昌私家侦探贵阳私家侦探南宁私家侦探福州私家侦探兰州私家侦探呼和浩特私家侦探温州私家侦探泉州私家侦探无锡私家侦探东莞私家侦探佛山私家侦探长春私家侦探公司常州私家侦探徐州私家侦探扬州私家侦探唐山私家侦探南通私家侦探